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無圖小說網 -> 恐怖靈異 ->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耳東水壽

第二百七十五章 再離別

    “只是機緣沒到,被火山錯過了。”現在的火山和之前的暴脾氣大方師相比,完全就是兩個人,他嘆了口氣之后,繼續說道:“好在還不算晚,有機會可以挽回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機會你倒是說說啊,老子大小也是妖王,看在你這么孝順廣仁的份上,能幫一把就幫一把了。”百無求湊到了火山身邊,繼續說道:“現在的老子不是之前的百無求了,不算說大話,老廣仁綁了不算什么大事。這樣,老子動手綁了他,把他關在一個小黑屋里面,什么時候他答應再收你為徒,咱們什么時候再把他放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兒你別瞎出主意,你真那么干的話就等著廣仁自殺給你看吧。”歸不歸苦笑了一聲之后,繼續說道:“廣仁是徐福的首徒,做過大方師的人。怎么可能甘愿受這份屈辱?你那么做的話弄不好真會死在你的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過大方師就不能受點屈辱了?誰規定的?”這個時候,白頭發的吳勉和程咬金一前一后從外面走了進來。看了一眼有些尷尬的火山之后,白發男人繼續說道:“也許有朝一日,我會請廣仁大方師住上一二百年。老家伙,他如果自殺了就算我輸。”

    聽到吳勉言語當中對自己師尊不恭敬,火山壓住了火氣,強打歡顏說道:“原本火山應該多些幾位相助,尤其是歸師叔將重寶占祖借給了火山。我應該留在這里,服侍歸師叔幾天的。不過火山重傷初愈,不方便將染病之體留在諸位身邊。加之還要繼續去訪尋廣仁大方師,思來想去我還是離開的好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的時候,火山對著包括程咬金在內的眾人、妖行禮。隨后繼續說道:“多些各位相助,火山就此別過……”一句話說完,這位最后一任大方師邁腿出了正堂的大門。隨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盧王的府邸。

    看著火山的背影,百無求對著自己的‘親生父親’說道:“到頭這個紅頭發也沒有說出來王八殼里面都說什么了?到底用不用老子幫忙啊?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。再想要老子幫忙,咱們先談價錢!”

    “傻小子,占祖里面的都是天機,他怎么可能說給咱們聽?”歸不歸嘿嘿一笑之后,沖著吳勉身后的程咬金說道:“咬金下朝了?沒有聽到你說話,看來你那個雙王的爵位已經辭掉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,一直沒敢靠前的程老四這才走了出來,呵呵一笑,說道:“老人家您猜對了,不過不止雙王被收回去了,就連老程我的盧王也跟著一起拿掉了。秦皇上干的漂亮,沒用姓武的小崽子上本參老程,他李世民先問了我一個擅闖大臣府邸,無辜羞辱大臣的罪名。什么盧王、幽州刺史的都被拿掉了。現在老程我只剩下了一個盧州刺史,盧王也改成了盧國公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候,看著愁眉苦臉的結拜兄弟,百無求過來勸了幾句“這不是更好嗎?傻兄弟,昨晚不是你說的嗎?皇上要是不收回你的雙王,那就是惦記你的老命了。你這幾年享福享慣了,又舍不得榮華富貴跟著我們一起去走南闖北。盧國公就盧國公吧,要不然的話你跟著老子上妖山,那里老子這個妖王說的算。封你一個弟王,好看的女妖小娘們兄弟你隨便挑……”

    不勸還好,勸了之后程咬金反而來勁了。當下他拉著百無求的手,嘮嘮叨叨的沒完了起來:“不是那么回事,你們是沒看見今天在朝堂上,什么秦瓊、柴紹、杜如海的。去年在老程我這府上喝醉了,還說當年在瓦崗山多快活。要是那一天李淵父子倆惹得爺爺們不高興了,哥幾個在拉大旗反出大唐。再立起來瓦崗山的旗號,重新把讓出去的天下再奪回來。

    可是剛才李世民訓老程我的時候,他們幾個一個一個都成了孫子。連個放屁的都沒有,以前關系和老程我最好的秦老二裝作沒有聽到,低著頭一直在裝死。他這還算好的了,柴紹直接就倒到李世民那里去了,說早就看老程我不順眼。杜如海還在一邊幫腔,說什么盧國公就是恩典了,老程我這點芥菜籽大小的功勞隨便給個縣丞就算不錯了。這就是跟著老程我多年出生入死的老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程咬金的管家一溜小跑的到了老程的面前。當初的程吉死在了陸無忌的手下,這是程老四新提起來的大管家。他沖著吳勉、歸不歸行了半禮之后,匆匆忙忙的到了自家主人的面前,陪著笑臉說道:“殿下,外面有秦瓊、尉遲恭等大人求見,您老人家是見還是不見?”

    “見!干嘛不見?”聽到了是這幾個人之后,程咬金對著管家繼續說道:“去!把老程我的大斧子端出來,今天老程我要劈了他們幾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四哥誒……怎么這么大的火氣,剛才在朝上兄弟們這不是順著你的意思來嗎?看看,就知道你的心眼小……”這時候,幾個身著華麗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。這幾個人除了尉遲恭之外,都是程咬金在瓦崗山時期的舊臣。之前在朝堂上看到程咬金的臉色不善在,這才趕過來向著勸幾句。

    吳勉、歸不歸他們幾個不打算湊這個熱鬧,從正堂的后門走了出去。臨出門的時候,百無求回頭看了一眼,就見原本還繃著臉的程咬金聽了幾句話之后,又恢復了他之前嘻嘻哈哈的模樣。那些大臣們還在一個勁的勸解:“四哥,你剛走陛下后悔了。你問問尉遲恭陛下是怎么說的?明說這就是給天下人看看的。過兩天哥哥你還是盧王殿下程咬金……雙王掛著你的功名,等到下次立了大功在還給你……”

    百無求原本想著這次把程咬金一起帶走的,不過現在看著自己的干弟弟又和那些人有說有笑的。雖然它反應慢,不過也知道這次是沒戲了。當下有些索然對著身邊攙扶著的歸不歸說道:“老家伙,現在兩塊占祖都得到了手,咱們是先算幾掛?還是回去找徐福給你治眼睛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先去治眼睛,這么多年了,老人家我都快忘了能看到東西是什么樣的感覺了。要不是這次發善心等著火山,這個時候咱們已經在海上了。在你弟弟家擾了這么久,也是時候離開了……”歸不歸說到之后,又吩咐了跟著一起出來的管家,讓他去準備馬車。他們這幾個人馬上就要出遠門,不用去向程咬金稟告。

    坐上了馬車之后,已經是妖王的百無求再次親自駕車,載著車上的人、妖向著長安城的城門進發。

    他們說走就走,百無求還是有些舍不得程咬金。一路上收著韁繩,等著管家去向自己的主人稟告,這幾位老神仙已經離開了府邸。不過沒有想到的是,都快出了城門也不見老程追出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管家那么聽話了?”已經遠遠的看到了城門,百無求有些不甘心的喘了口粗氣。回頭看著笑瞇瞇的歸不歸繼續說道:“老家伙,他也叫你爸爸的。平時看著也挺機靈,怎么這個時候變得比老子還愣?”

    歸不歸笑了一下以后,說道:“傻小子,那不叫愣。你弟弟知道我們要走,也知道有在路上等著我們。他和那人剛剛有些不愉快,不想見面尷尬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剛剛說完,就見旁邊的民宅當中走出一個無須的中年人,這人攔住了馬頭之后,笑吟吟的說道:“幾位高士,我家主人已經在此恭候多時了……”
电子游戏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