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文 | 加入書簽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錯誤舉報 | 手機閱讀

無圖小說網 -> 恐怖靈異 ->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耳東水壽

第六十一章 怪異的吳勉

    就在老家伙對著歸家兄弟倆開始講解方術之中,最粗淺的術法之時。內洞之內說的人滔滔不絕,聽的人全神貫注,絲毫不敢分神。他們師徒三人都沒有注意到,就在距離三人不遠處的一片雜草中,有一只粉嫩的小耳朵已經支楞出來,隨著歸不歸幾個重要部分的講解,這只小耳朵也一抖一抖的,似乎也在聽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接下來幾天,歸不歸都是借口要教授歸家哥倆方術,不讓這哥倆離開自己寸步。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不管是在哪個內洞之中,只要他開口教授術法,就有一只小小的耳朵隱藏在不遠的位置,將這幾天來他講的心法口訣和咒術,一字不漏的聽了去。

    歸不歸對于方術一道,所知極其廣博。除了遠在海外的大方師徐福之外,也沒有人再能和他比肩。他所知的方術技巧,有相當一部分就連廣字輩的那幾個白頭發都聞所未聞。

    甚至后面幾天,歸不歸在跟歸家哥倆講授方術心法的時候,吳勉也出現在內洞之外。他瞇縫著眼睛,一邊聽著還一邊作手勢,好像在通過歸不歸的講解,來印證自己在方術中的心得。

    過了半個多月左右,歸萊歸區哥倆之前撒出去的人馬,開始陸續的回來了。歸家兄弟倆的運氣也好,歸不歸開出來的三十多位藥材都采辦齊全。人多了之后,歸不歸的膽子也大了起來,開始放了歸家兄弟倆自修,他自己也趁著人多的時候,支上了十幾個藥爐,開始準備煉制藥劑。

    真正開始制藥的時候,歸不歸選了一間大一點的內洞,攆走了看眼的眾嘍啰,只留了歸家兄弟倆守著他,以防人參娃娃再來找他的麻煩。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,他們祖孫三人就帶在內洞里面。就連歸家哥倆的飲食都是在內洞里面吃的

    除了歸不歸之外,歸萊歸區哥倆只有方便的時候,才出來透口氣。這一個月多里面,整個山洞里面都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藥香,隨著時間慢慢的推移,這股藥香則開始慢慢的變淡。等到這藥劑最后終于練成的時候,竟然連一絲一縷的藥香味都聞不到。

    本來還有幾個大嘍啰想著這么多的藥材,最后還指不定能熬出來多少碗來。憑著自己和兩位寨主的關系,怎么說也能混幾口來嘗嘗咸淡。但是沒有想到的是,等到藥劑練成之后,歸不歸帶著自己的倆徒弟出了山洞,開始敬天地的時候。那幾個大嘍啰才看到歸萊歸區哥倆手里面一人捧著一個大碗,里面各盛著半碗黑乎乎的藥汁。

    有機靈的記住了藥汁的樣子,隨后趁著沒人的時候,悄悄的潛進了制藥的內洞之中,但是里里外外都找遍了。別說是那黑乎乎的藥汁了,就連剩的藥渣都不翼而飛,藥爐干干凈凈的就像剛剛刷洗過一樣,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是熬煮了一個月藥材的藥爐。

    敬完天地之后,歸不歸親眼看著這弟兄倆喝干了碗里的藥汁。這哥倆也有相交不錯的兄弟,本來打算剩下一口半口的,讓這幾個兄弟也多活兩年,但是歸不歸就像早就算好一樣,親眼看著這哥倆一口氣喝干了藥汁,直到喝到一滴不剩的地步,才讓他倆回到洞內,做好準備迎接千年的壽命

    安排完歸家哥倆的事情之后,歸不歸總算是了結一份心思。不過這還不算完,老家伙每天都要抽出來兩三個時辰,繼續給自己的那倆重孫子徒弟講解一些基本的方術心法。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幾個月,難得的是,在這幾個月里面,讓歸不歸很是頭疼的那個人參娃娃倒是沒有再出現過。但是老家伙的心里一直都是不敢托底,身邊總要有一兩個人陪著,他才能稍稍的安穩一點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這段日子里,歸家哥倆開始注意到,跟著歸隱老師父一起上山的那位白頭發小哥開始時不時的往山上跑。他經常一走就是兩三天,等到隨身帶的食物吃完之后,又就再次的出現在山洞之中。基本上這個白頭發小哥每次回來都是滿身的傷痕,回來之后也不發一言,隨便找個內洞就藏身于此。

    這時候,白發小哥在內洞里面經常一待就是半個多月,而歸隱老師父也不去看望,只是吩咐了他們哥倆去安排嘍啰照顧白發小哥的飲食。歸萊歸區哥倆跟隨前任寨主在此地占山也有些年頭,實在想不到這山上有什么地方這么吸引那位白頭發小哥。但是每次向自己的老師父打聽白頭發小哥的事情,那位歸隱師父總是有些玩味的看著他們哥倆,說道:“現在說了,你們哥倆也不明白。等你們到了他那種水平,我再告訴你們。不過,你們倆就一千來年夠嗆啊”

    又過了小半年之后,一天,出去踩盤子的嘍啰當晚沒有回到山洞,這樣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,但是那幾次都是踩盤子的嘍啰被剿匪的官兵擒住,押解著來攻打山洞。當下整個山寨里面都是人心惶惶,歸家哥倆一連由派出去幾波人馬下山打探。但回來之后都是沒有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,就連附近幾座郡城都派人打聽,也沒有發現有官軍異動的情況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晚上,歸家哥倆點起了人馬,準備親自下山打探消息的時候,那位失蹤兩天一夜的嘍啰終于出現了。原來那個嘍啰還沒等下山,就遇到了幾個關系不錯的獵戶。東拉西扯的時候,嘍啰突然探聽到獵戶們的閑話。說是在后山的山頂,最近一段時間突然出現了幾十個大坑。這些大坑有大有小,大的足足有二三十丈的范圍,小的也有七八丈的大小。

    嘍啰馬上就聯想到了在山洞里面那位蹭吃蹭喝的白頭發小哥,他是個急脾氣,說不得馬上去了獵戶們所指的位置。那里的路途不近,一直走到了后半夜,才走到了獵戶們所指的位置。

    嘍啰半年之前還來過這里,想不到這一次見到的景象完全變了樣。本來方圓十幾里還是山清水秀,面的花草的,但是現在已經滿目瘡痍,這滿地的大坑,竟然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獵戶們還是悠著說的,這滿地的大坑哪里止幾十個?放眼望著一百幾十個大坑是跑不了的。這個嘍啰圍著這個轉了一圈,他本來還想數出來一共多少個坑,但是這坑連坑的,把嘍啰繞暈了也沒有整理出來一個準確的數字。

    聽了嘍啰的稟報之后,歸萊抬手就是一個嘴巴,嘴里說道:“你說你去就去吧,不知道提前回來說一聲嗎?你知不知道外面已經說你被官兵抓起來了,我正要帶著弟兄們下山,一個一個郡城找你!你再晚回來一步,我就帶著人走了!”

    嘍啰捂著腮幫子陪了個笑臉,說道:“我這不是算日子,那位白頭發的小哥這幾天還在家里,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要再出去。我這不是怕撞上對臉嗎?再說了,先回來再去后山又要繞個大圈,我這一著急,就自己做主了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聽著還勉強有幾分道理,但是在眾手下的面前,歸萊的氣勢是不能泄的。就在他準備再踹幾腳小懲大誡的時候,他的老恩師突然出現在面前,老家伙擺了擺手,攔著了自己的弟子,隨后對著踩盤子的嘍啰,說道:“你說你看到了百十來個大坑,那么坑里面是什么樣子的,你還能記得嗎?”
电子游戏软件